幻镜幻境

燕山云雪(7)—(10)

后面的一起发上来了,喜欢的可以一次看完,谢谢你们的支持。
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7

草原上的冬天很长也很冷,厚厚的积雪足可盈尺,北风带着冰碴刮过来,简直要将矮小破旧的帐篷卷走淹没掉。

傅红雪悄悄起身,把小云澜搭在自己腰上的手轻轻移开。这家伙睡得正香,翻个个儿撇撇嘴又抱住了那边的貉子皮。傅红雪笑了,帮他掖紧毛毡,穿上衣服小心走出了帐篷。

天...

月照金阶夜色寒(1)

照面CP,宫廷向。大致情节就包含在第一章里面,希望能评论留下意见,感兴趣的多我就继续。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大明国位居九宇正中,疆域广阔物产富庶。君主世袭朱姓,建皇宫名为紫城。城高数十丈,其殿宇辉煌巍峨难用言辞尽表。晨时击鼓暮晚鸣钟,将最高统治者的心意传达向万民,举国动静安危皆系于此。

这日,前头散朝的礼乐声刚起,后殿二三十个准备迎驾的宫女不由全都绷紧了神经。

“尊后...

燕山云雪(6)

傅红雪恐小云澜出事,一直等在王帐外面。

北燕汗遣走所有下人,几个胆大的以伺候为名立在门口偷听,还不时轻蔑地拿眼睛斜瞟向傅红雪。

而里头的气氛似乎更加紧张。

“马上把傅红雪赶走,这种祸害不准留在王庭!”

“凭什么呀,小雪他害着谁了?是那帮人在胡说八道!他们说的你就信,我说的你一个字儿都不信,你是不是老糊涂了!”

“放肆!你是被妖人弄昏了心窍,再若执迷不悟,我就下令将傅红雪逐出北燕,擅入杀无赦!”

“行,对我好的你都不想让他们活。从前是我娘亲,现在是小雪,你干嘛不连我也一齐杀了,我有你这个父汗还不如没有!”

“让外人听听,你说的都是什么混话,你真想把傅红雪留在身边做男宠吗?你做得出,...

连沈缘(1)


江南风光,姑苏最胜。

四月太湖畔绿树摇丝,湖面上三三两两画舫穿梭,其间佳人才子品酒听琴浅笑温存,又更添多少吴侬旖旎。

堤岸边泊着艘大游船,几位志趣相投的世家官商子弟闲情小聚,此时正到了兴致最浓的时候。

“连大庄主怎么才来?定要罚的。”朱白水今日做东,满面红云招呼一位刚上船的玄衣公子。

“连兄这边,给你介绍位朋友认识!”杨开泰撬了朱白水的行,拉着玄衣公子就往里面走。

“这是南疆来的白公子,单名一个璧字。人家学问好,是途经我们这里打算进京赴试的。”

“连城玄,无垢山庄大庄主,年轻有为,出身武学之家还兼做航运码头生意。”

杨开泰热情地互相引荐。

“连兄,幸会。”

“白兄,久仰。”...

燕山云雪(5)

小云澜进入大殿时傅红雪没有跟着,而是静静等在门口。那小殿下一会儿就出来了,想必和他父亲也没什么可聊的,走个形式罢了。

幽燕云澜见傅红雪才像见到亲人,立刻不停抱怨着。

“你是没看到那老头儿,从小又没管过老子,现在大模大样地教训。我就是喜欢去外面野着,能怎么着吧!”

“闭上嘴!此地是王庭,那是你的父汗,没大没小实在说得不像话。”这孩子如此叛逆,傅红雪也想不出好办法,只能连训带劝。

“哼!”小云澜虽有气,但小雪告诫他,他就忍住没再说对尊贵的北燕大汗其他不恭敬的话。

后来另几位王兄也来相见,他们的态度比大王子好些,可是心里的意思也差不了太多。

小云澜打个照面转身就撤,却紧拉着傅红雪。“走,...

蘅芷清芬(大纲)

齐衡坤泽之身,性情寡淡遇事随缘。

齐国公府受谋反案牵连被削去爵位,他随父母流落边塞异地,不得已在画馆替老板售卖字画。为尽力让父母生活得更好,考虑再三同意了一门婚事,嫁与守城副将沈巍。

沈巍之母是商户之女大胆且有头脑,见过齐衡后对他非常满意,觉得若非齐家落难,以自己这普通小康人家如何能求得小公爷入门,希望尽快促成婚事。她告诉齐衡沈巍曾娶过一房妻子,但忤逆不孝又不能生育早被休出门去了。

沈巍对这桩婚事并不同意,后来在母亲的逼迫下勉强答应,但他说齐衡只能以妾礼入门。沈母最终妥协,安慰齐衡自己不会让沈巍再娶,你嫁过来名为妾实为妻,我把整个沈家和经营的店铺生意都交给你打理,还会供应你父母的生活。齐...

燕山云雪(4)

小云澜踉跄冲进那间寒冷矮小的帐篷,只见傅红雪平躺着,面色煞白到吓人,长长的羽睫垂盖在消瘦凸起的颧骨上。若非胸口微微起伏,便让人几乎觉得早丢了生机。

听到声音,他缓慢睁开眼睛,看是小云澜本想要起身,奈何虚弱至极终究没挣扎得动。

“你,这么急做什么,小心又发病。”纵是自己这幅样子倒还在关切着对方。

傅红雪前胸的衣衫有些凌乱,领子些微翻开着,露出了里面的纱布和上面大片的血迹。

小云澜再受不住,扑到他身边哭着说:“小雪哥哥你好傻,我不值得,你干嘛要这么做?心头血是会要人命的!”

只这一句话,傅红雪就明白他都知道了,看来吉朵阿妈他们到底不忍心没瞒住。

“我没关系,不过是累了想歇一歇。”傅红雪...

燕山云雪(3)

北燕塞上丘陵平川交错相连,天地浑然一体。伴着如奶白花般的羊群,两个骑在马上的身影由远及近,渐渐进入了草原最肥美的地段。

都不知说什么,大概全觉得注定分别多说无益。沉默片刻小云澜突然离开傅红雪纵马狂奔,他实在憋得太久,想发泄一下内心的情绪。

小云澜的花斑马很快,傅红雪怕他有闪失急忙策马跟上,他骑的正是小云澜套来那匹乌云骓。良马通人性,早就适应了主人,感受到缰绳一紧,便立刻朝前方目标疾驰追随而去。

终于跑累了,小云澜跳下马就仰躺在地上,傅红雪随后过来坐在身边陪他。想要安慰几句,却也明白此刻讲出的话全是徒劳。对方不需要空泛的语言,需要的是一个实实在在能伴他多时的兄弟朋友,甚至比这些还要好。...

花府轶事——二少爷的齐人之福(30)大结局篇

经过两个多月,这篇无脑、狗血、招人骂的文竟然被我完结了,反正最后花花雪雪和璧璧就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。让我先小骄傲一会儿……

感谢一路追文的小伙伴,尤其感谢那些保留红心蓝手甚至留下中肯评论的小天使们,你们是镜子写文的动力,我离不开你们!

今日沙雕版大结局,也可以当做番外看,故事走向有点意外,希望能接受。还有就是大家总念叨的哼哼千呼万唤始出来,可他来干嘛呢?嘿嘿……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燕山云雪(2)

傅红雪在额图老爹一家人的照料下伤势逐渐好转,他同小云澜的关系也越来越亲厚了。

毡房窄小,四个人挤在一起不方便,额图老爹就在旁边又搭了个简易的小帐篷,打算自己和吉朵阿妈搬过去。但傅红雪坚决不答应,哪能让两位老人去受罪,就以年轻不怕冷为由,带着小云澜挪了新地方。

过了白露天气更凉,吉朵阿妈怕他们夜里受寒,又特意过来给加了床羊皮垫子。傅红雪不好拒绝老人的心意,就收下劝她早去休息。阿妈走后,傅红雪脱去外衣吹熄瓦灯和小云澜钻进了羊毛毡里。

多年的毡子有些硬,盖在身上算不得很暖和。小云澜睡不着,在里头不安份地扭来扭去,试探地对傅红雪说:“小雪哥哥,我有点儿冷。”

傅红雪坐起来,把毛毡往小云澜那边多...

© 幻镜幻境 | Powered by LOFTER